特朗普开口求莫迪:放行美订购的抗疟疾药物羟氯喹


张竹君称,基于谨慎考虑,决定将在共用该洗手间的122名警员全部送往检疫中心检测。当中有3人出现不同程度的上呼吸道感染症状,因此会安排他们先到医院接受病毒测试。

“中国原罪论”不值得一驳。世界卫生组织以及美国、欧洲、中国等各国科学家的研究早已表明,新冠肺炎疫情虽然始发于武汉,但病毒不一定源自中国。有美国科学家认为,病毒可能已经在人类中传播了数年,甚至数十年。新冠病毒源头问题虽然尚无定论,但这是一个科学问题,理性的做法是把它交给科学家去研究,听取世卫组织的专业意见,采用中性的名称,而不应炒作病毒来源问题对中国进行污名化攻击。

阿德恩在声明中说,正常情况下她会接受辞呈,但疫情当前,为避免造成人事动荡,她选择保留克拉克的卫生部长职位,先对其降职处理并免去其兼任的财政部副部长职务。香港卫生署卫生防护中心传染病处主任张竹君称,一名隶属香港西九龙总区机动部队的46岁男警长4日确诊感染新冠肺炎,该名警员与3月30日确诊的西九龙机动部队男警员,几乎没有直接接触,仅知道两人共用过警署内同层洗手间,或是接触了受污染物件,如把手或洗手盆等,而受到感染。

新西兰3月26日起进入“封城”模式,所有人被要求居家隔离,如无购买生活必需品等必要理由,不可驾车外出。但克拉克不顾规定,驾车到其住宅附近的山上骑山地车锻炼身体,结果被网民拍摄上网,舆论哗然。克拉克4月6日主动承认,自己在“封城”第一周,还驾车20公里带家人去海滩散步。

克拉克7日发表声明说,自己驾车去海滩显然违规。他还透露自己有其他违规行为,“我还驾车带我的家人去一个徒步步道,地点距离我家2公里”。

至于“中国延误论”,更是无稽之谈。去年12月,武汉出现不明原因肺炎病例,是湖北省中西医结合医院呼吸与重症医学科主任张继先医生第一个发现的。她于12月27日按程序向医院报告了其接诊的3例不明原因肺炎患者情况。12月30日,湖北省武汉市卫健委公开通报发现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病例。中国政府当天就派出了专家组赴湖北调查情况,前后共派出三批专家组。今年1月3日中方开始正式向世卫组织以及包括美国在内的世界各国及时主动通报信息。1月11日,中国疾控中心将5条新冠病毒全基因组序列上传网站,同全球和世卫组织共享数据。1月23日,中国宣布武汉“封城”。1月30日,世界卫生组织宣布新型冠状病毒疫情为国际关注的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如果如此强烈的警报声还不能让一些人警醒,那他们就是一群叫不醒的“装睡人”。中国既没有掩盖疫情,更没有延误防控。1月23日武汉“封城”时,中国之外的病例仅有9例。而在一个月之后的二月下旬,疫情却在欧美大暴发。由中国、美国和英国的研究人员3月31日发表在《科学》杂志上的一篇论文称,武汉“封城”可能避免了70万人受到感染。这恰恰说明,不是中国延误了各国应对疫情,而是中国人民付出巨大牺牲顽强阻击和有效迟滞了病毒向各国的传播。可惜,中国为世界争取到的窗口期被白白浪费了。

更令人蹊跷的是,这几天突然冒出一些关于“武汉死亡人数被低估”的报道。消息来源是美国当局控制的两个舆论战工具。它们假借一份“美国情报界的机密报告”称,中国政府对新冠肺炎病例总数和中国死于该病毒的人数都存在瞒报。美国自由亚洲电台更是根据武汉7座殡仪馆每天的火化能力是2000具遗体,由此推断出武汉因新冠病毒肺炎死亡人数达4万人,而不是官方公布的2500多人。他们还以武汉疫情结束后集中发放骨灰盒排队人数众多为佐证,一口咬定中国隐瞒实际死亡人数。更有所谓“中国专家”断言称,中国这么做是为了尽快重启经济。

法国一位专家撰文指出,中国同美国及其盟友正在围绕新冠疫情进行一场“宣传战”。依我看,如果有什么宣传战的话,中国是以事实为依据,宣传自己的抗疫成就,而美国等西方国家的某些人则是无视事实,编造谎言,糊弄本国民众。

中国能在较短时间内遏制疫情发展,避免出现众多人员感染和死亡,是因为我们把人民的生命、健康放在抗击疫情战略的首位,不惜让经济停止下来,损失数万亿人民币GDP,投入数千亿人民币的资源,集中全国力量支援武汉、支援湖北才取得的,而不是靠隐瞒数据、低估死亡人数。因为这么做既无意义,也无可能。用这种手法攻击中国更显得荒谬和无耻!

香港警方表示,卫生署经专业评估后,有122名同队人员被界定为密切接触者,他们大部分是曾经与确诊警员使用警署内的共享设施。相关人员现正等候卫生署进一步安排。今天,中国驻法国大使馆官网发布文章《“自知者不怨人” ——一名中国驻法国使馆外交官对新冠肺炎疫情的观察》。